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供應產品 > 佛塔佛教寺院石塔 > 石塔結構和佛塔浮雕設計制作
 
 

聯系我們

  • 嘉祥長城雕刻有限公司
  • 電話:13791739397
  • 傳真:0537-6855252
  • 郵箱:[email protected]
  • 網址:-
  • 地址:嘉祥縣長城雕刻廠
 
 
 
 
 

石塔結構和佛塔浮雕設計制作


發布時間:2017-12-30 16:20:36 閱讀:3537

石塔結構和浮雕設計制作產品名字:佛教石塔浮雕石材:花崗巖下圖是我們制作的石塔,我們根據開元寺東、西石塔樣式制作,開元寺石塔作為歷史文化名城的象征性建筑。東塔總高 48.27 米,西塔總高 45.06 米,是我國現存最高最大的一對石塔。

石塔佛塔雕刻圖片

  石塔整體風格是拔地而起,高聳入云,頗為壯觀。二塔塔身均系平面八角五層樓閣樣式花崗巖結構,被稱為“石塔之冠”。

  

  東西兩塔從上到下雕刻著大大小小 160 多尊佛教人物或祥獸花卉,這是前代所沒有的,裝飾手法之細膩,體現了佛教浮雕裝飾藝術的最高成就。 這座古代石塔在裝飾造型方法、風格傳承、美學內蘊等方面都值得我們學習。

  石塔佛塔效果圖

  一、塔身裝飾雕刻石塔浮雕的歷史演變以及東西塔裝飾浮雕的藝術特征中國早期寺塔建筑材料以窯磚、木材為主,石材一般用來砌筑基礎或須彌座。到了宋代佛塔在建筑材料方面發生了很大變化,尤其在中國南方地區出現了許多用花崗巖材料建成的閣樓式塔。

  造塔材料從木到磚再到石的轉變也是塔身裝飾浮雕由簡單到逐步豐富的過程。

  中國傳統建筑體系始終以木為本位,隨著木結構愈趨發展,像塔這一類建筑“仿木”勁頭越來越足。

  

  二、佛塔中的浮雕佛像這座佛塔,被配以各種佛教人物故事,生動直觀,全方位地反映出獨特的宗教觀念和思維方式,把人們對塔的感受引向佛國世界。

  石塔上的浮雕佛像

  東西塔建筑自身和裝飾浮雕的相互關系以及浮雕的表現形式就裝飾性雕塑而言,探討雕塑與它所依附的建筑物的關系才能對雕塑風格成因作出科學合理的判斷。中國古代的宗教雕塑是在教義的規定之下依附宗教建筑本身而呈現出自身裝飾風格的。它將一種被限定的條件能動地轉化為造型中的有機因素,變不利為有利,從限定中施展一定的自由,就勢取形,隨機應變地進行藝術表現。而就中國傳統來講,接近平面繪畫性、裝飾性的浮雕更能體現中原文化的審美特征,而講究空間深度的浮雕更接近外來文化的特征。

  石塔中的造像藝術中動物的形象追求寫實,生動。造像巨大威嚴,不得不讓世人敬畏。

  

  人佛臉上石材顏色更加古樸,肉髻設色為石綠色,浮雕佛像表情己經沒有常人的七情六欲,所以就沒有人的性格特征,完全體現的是神的特征,慈悲,莊嚴,神圣,偉人,樣和,親切而不可褻瀆。人佛鼻子挺拔,雙耳大垂,似是沒有左右兩脅侍菩薩的耳朵長。眼型橫長呈杏仁狀,眼睛圓掙,冃光平視,嘴唇厚而大。大佛肩平,體壯而結實。雕刻手法簡樸而不失雅趣,大佛雕兩的特點是線條流暢勁健,形象古樸,厚重雄健,身軀壯碩,形體敦厚,衣紋疏淺,這是我國唐朝時期造像的共同特點。

  佛教石塔中的浮雕大力士

  我們可以參考一下建于唐代的西安大雁塔是中國早期仿木結構磚塔,其門框、門楣陰線雕刻著佛、菩薩天王像,還有龍鳳蔓草等常見裝飾題材,藝術手法簡潔無華,體現了唐人豪放壯闊的審美趣味。但唐時的磚塔在建筑上受到材料性能的限制外型比較拘束,不能充分顯示“廣宇飛檐”的特色,而且磚砌的塔壁也不能進行廣泛的裝飾浮雕設計。

  

  大雁塔起裝飾作用的佛、菩薩像也僅限于石質的門框、門楣等部分,裝飾面積并不大。五代、兩宋時期,由于造塔材料普遍使用易于雕琢的石質材料,佛塔塔身裝飾內容更加豐富,細節更加繁密耐看。結構精巧、生動豐富的浮雕圖案成為佛塔不可或缺的裝飾內容。這種石質佛塔在當時中國南方地區出現較多,且多建于地氣潮濕、盛產花崗巖的福建地區。這為在佛塔上進行大面積的裝飾雕刻提供了得天獨厚的條件。泉州東西塔從上到下雕刻著大大小小 160 多尊佛教人物或祥獸花卉,它們代表著一種新形式的佛塔裝飾樣式。兩塔周圍的人物浮雕造像、佛教故事都是用象征的藝術形式傳達著佛教徒對佛教教義的理解與詮釋。作為“象征一條不斷上升的解脫之道”

  佛塔地宮浮雕佛像

  三、東西塔是象征佛法的寺塔。

  

  它們之所以建成五層,具有重要的含義。就東塔來說,它是按照佛教“五乘行法”而分成五層的。金剛神將、羅漢、高僧、菩薩、佛尊五種不同功果的佛教人物浮雕各占一層,說明此塔五層是為“五乘”而設,顯示佛法深宏、功德圓滿,理當如此,不可增減。西塔分五層是為了和東塔在視覺上對稱。根據王寒楓先生的看法,東西塔分割五層也與遠眺有關。

  

  這里的浮雕佛像因為佛背光呈同心圓狀,從里到外共8圈。頭光從第2到第6展均為彩色波浪紋,第7圈為彩色花瓣紋樣,最外層為紅色裝飾紋帶。佛光的特點有明顯的發多時期佛光的紋樣。貴霜后期頭光在連弧紋的基礎上附加裝飾紋樣, S多時期一般最里層是蓮花瓣紋,卷草蓮紋,花蔓紋等組合裝飾。佛光最里層是卷草蓮紋,紋樣設色艷而不俗,這種卷草蓮紋和近代的青花纏枝紋有辟像。龜茲石窟,炳靈寺石窟屮也出現過這種卷草蓮紋。如此巨人的佛像造像比例協調,從脫落的泥皮看到人佛的雕稱紋理。

  石塔佛塔設計效果圖

  四、石塔視覺如果層級分割太多,各層高度必定相對降低,人從塔底仰視,塔層就顯得矮扁壓抑,輪廓繁瑣,氣勢不足 ;分層太多也影響到塔身浮雕的遠看視覺效果。東西塔是完全石構建筑,采用斗拱式的柱梁和“翚飛式”的屋頂,造成體型穩定、形態波動等視覺美感。

  

石雕佛塔


  五、石塔結構石塔結構兩塔立面由下至上由須彌座、塔身、塔蓋和塔剎組成。

  

  斗拱是介于柱子和塔檐之間的一種傳力構建,在殿堂、寺塔大體量建筑中擔負著力學任務,為結構所必須,布局疏朗,并體現出可貴的結構美。斗拱比較繁富的外形和處于檐下塔壁區的浮雕交相輝映,形成呼應對比的關系,從而具有很強的裝飾作用。

  石雕佛塔

  閣樓式的造型使得各層高相當于一個樓層的高度,從下至上逐層收小。東西塔采取逐層高度、寬度有序減少的做法使得塔身穩固而且使廓線富于變化。塔身上浮雕的面積隨著塔層的升高而有規律地減小。這些花崗巖石上的淺浮雕在沒有被運送到塔身之前已經按照“捏、鏤、摘、雕”四道工序制作好,古代石塔安裝按照內容有序地采用“堆土運石”的方法送到塔身各處?,F在制作用吊車就可以了,佛塔講究平面性的浮雕只強調高和寬,物象厚度大略高于石壁底面。匠師們在有限的厚度上雕刻,使得圖形凸出并有立體感,但這些都以不損傷石料承重性能為前提,同時對石材的雕琢也減輕了塔身的負擔。

  石雕佛塔

  在遼西的佛塔中,遼代的佛塔無論從數量還是規格上都是名列前茅的。建筑結構也是最典型的祭祀神壇風格。

  

  現在制作的石塔結構和從前不一樣了,由四部分組成:地宮、基座、塔身、塔剎。地宮主要是安置藏舍利的石函,或者金、銀、石制、玉翠等制作的小型棺槨。地宮中還有陪葬的經書、佛像等物品?,F代佛塔的地宮大多還安放記載著建塔年代等重要信息的石碑之類物品。

  

  佛塔的浮雕主要在塔身上,塔身的浮雕是整座佛塔的外在表現,古人根據佛塔塔身的浮雕展現當時的社會人文風貌及佛塔宣講教義受人膜拜的故事內容。

  

  1.須彌座在塔身下的須彌座是整座佛塔僅次于塔身浮雕的裝飾部位,其中裝飾圖案豐富多彩,涵蓋當時社會、人文、歷史等多方多面,很多浮雕對于現代了解遼代歷史都有著里程碑的作用。遼代密檐式塔的須彌座象征佛教世界的須彌山。而密檐式塔的須彌座又有單層雙層和多層等幾種樣式。

  石雕房子、石塔樣式屋子大殿整體設計圖 

  2、我們制作的廣濟寺塔為八角十三層實心密檐式塔。廣濟寺塔的須彌座非常巨大,須彌座分為上、下兩層,兩層間有束腰分隔。

  下層束腰部分每面各有 5 個櫨柱,每兩個櫨柱間設有一個壸門,壸門中分別刻著人物、花卉等浮雕,由于下層束腰的浮雕保存相對上層損毀多一些,以至于后期修復時一些壸門內并無浮雕存在。下層束腰用單斗承托上層束腰。

石雕房子效果圖

 

  上層束腰每面都有 6 個櫨柱,每個櫨柱上皆有浮雕圖案,有牡丹花等花卉圖形,采用陽刻浮雕,在陽刻浮雕圖像邊緣又用陰刻圍繞,突出主題,立體生動。每兩個櫨柱間設一壸門,壸門內部分別雕刻著一尊坐佛,每尊坐佛都呈現結跏跌坐之態,手結契印。壸門外兩側立郟上雕有供養人、祥云、花卉、樂舞人、蟠龍等吉祥寓意圖案,陰刻刻畫人物的衣紋、植物的葉脈等,雕刻的生動華美。

  上層束腰上部作普柏枋,磚石仿木制枋上用磚雕鋪作,補間鋪作計 4 組,為雙杪五鋪作,普拍枋上托著塔座勾欄平座的下枋。普拍枋承托的雕刻手法在遼塔中比較多見,但是像廣濟寺塔這種比較大型的普拍枋在遼塔中還是比較少有的。

石亭子效果圖

 

  塔束腰上部的普拍枋上托構欄平座,,構欄平座由望柱、尋杖、華板、地栿等組成,華板上雕刻曲尺紋。構欄平座上承仰蓮座的作用。

  

  六、石塔一層浮雕特色

東塔第一層十六尊人物浮雕是護衛佛法、守護佛塔的武將,是東西塔眾多浮雕中藝術水準最高的一組作品。由于在第一層,觀眾可以近距離觀看,甚至于觸摸,所以雕刻師們盡可能將這些浮雕制作得細致入微、耐看。他們有天王、金剛、龍眾、天眾、阿修羅等,形貌各異,個個面現憤怒威嚴之相,身披鎧甲,帔帛纏繞,給人一種威武無敵、堅不可摧的感覺。雕刻者并沒有按照真人的比例去塑造,而是考慮到一層塔壁的實際尺寸因石立像,循石造型。身高占據六個左右頭長,人身寬度的增加更好地占據了塔身所留的平面,在平面化的空間上進行理性的組合與分布、變形與夸張,重組合而不重相似性的畫面圖式都是傳統的。人物注重線條的表現力,裝飾性、繪畫性強,和唐代佛教雕刻人物天王、力士相比,深沉豪邁的氣概有所減弱但更加細膩、耐看,讓人回味無窮。在人物衣紋、甲胄的裝飾方面,則開始出現“雕塑繪畫化”的傾向,有些裝飾圖案與其說是雕刻出來,還不如說是“畫”出來。這也是宋代佛教造像的特殊傾向 :多方面與同時代世俗人物畫的表現手法相接近。

  佛塔浮雕八寶

  除過一部分的武將造型外,其余的浮雕,如十六羅漢、歷代高僧、菩薩、觀音等造像按秩序分布在兩塔二層以上的各部分,在制作手法上沒有東塔一層武將系列那么細致,而是注重人物總體動勢和基本性格特征的刻畫,因為二層以上的浮雕都在 8 米以上的塔身之上,觀者在塔底看能辨別出浮雕人物的身份即可,過多的細節雕刻沒有實際意義。最高層的佛像在五層約 36 米高空上,即使是晴天也只能看到大致的輪廓外形,給人以遙不可及的神秘崇高的感受。所有的佛教人物不僅都有中國人的面貌和氣質,而且頭上戴的,身上穿的也都是宋代人的衣冠服飾。西塔第一層東北角的兩尊普化和尚,就佛教故事來講是云游四方的僧人,這組雕像倆和尚慈眉善目,面帶微笑,和藹可親,逗弄著身下的小孩子,就像現實生活中親密無間的爺孫倆.

七、石塔而二層浮雕:

      西塔第二層的寒山、拾得一副幽默滑稽的神情,笑容可掬, 大佛的脅侍菩薛摩崖人佛左右有文殊和普賢兩脅侍菩薩,釋迦摩尼佛稱為如來佛,文殊,普賢被稱為“華嚴三圣”。犍陀羅藝術最大的貢獻足創造了犍陀羅樣式的菩薩像。“菩薩的大暈出現是大乘佛教興起的重要原因”,菩薩是梵語菩薩垂的英譯略稱,意思為"覺有情”或“覺悟眾生”,及后補佛陀或未來佛陀,菩薩為救度眾生推遲自己進入涅槃的時間,把眾生從此岸的牛死苦海拯救到彼岸的極樂世界、人佛左脅侍菩薩高為27. 25米,裝飾為華麗的二瓣蓮花式冠,臉型敦厚方圓,脖+戴有項圈,脾子的顏色掉落。右肩半露,上衣為土紅色露肩裝裝,襟口為石綠色,披有帔肩,“帔肩是菩薩女性化的一個標志。”北周時期里然很少出現女性化特征的菩薩,但從裝束上已經有了傾向。帔肩從雙肩下搭,穿肘下通。菩薩雙手持蓮花,左乎放在腹部,掌心朝上。平托花蓮的一頭,爭腕飾有鐲,臂部有朝I,右手舉罕下巴與右肩平行的位置。食指與拇指呈“捻花式”花枝,花萃。上衣都是泥條花邊,上衣到下裙之間垂下一條白色泥條束腰飄帶。

石塔浮雕佛像

  帔肩從腋下下來飄到足部,下身著羊腸大裙,羊腸大裙的紋飾也是敷的泥條,泥條衣紋流暢,富有動感。裙擺邊是雙重疊的泥條紋邊,伴隨著身體的扭動,衣紋的下垂,線條粗線變化豐富,疏密有序,有吳帶當風之味。

  菩薩赤腳,足有足環,雙足呈八字狀,站于蓮花座上。菩薩眉毛細長彎曲,眼半掙面帶微笑,嘴角上翅,下巴厚重。虔誠的眼神傾向主佛。由里到外有5圈,頭光的紋飾繪有花舟和波浪紋的組合的紋樣。技法是在雕鑿好的形狀上施泥,然后再設色,濕得頭光層層遞進,體感很強。面部主要設色為白色,臉蛋位置略施紅色,這種著色具有天竺遺法的特點,被稱為凹凸法”。菩薩頭戴華冠,冠鑲有寶石,寶珠和色彩鮮艷的紋飾裝扮,額頭嵌摩尼寶珠,《法華經》謂寶冠由金、銀、琉璃、車蟝、瑪墻、珍珠、玫瑰等七寶制成,冠前正中央鑲嵌有摩尼屯珠、右脅侍菩薩略低于左菩薩0. 5米,但與左邊脅侍菩薩的裝束,頭光、臉型、手勢很相似。獨特的點也是一個重點,筆者在多次親臨實地考察中發現右邊的菩薩半露左肩,這點在卬度石窟藝術以及國內的石窟藝術中是很少有的。這樣的藝術處理使得左右菩薩更對稱。左脅侍菩薩的頭光保存的較完整,花紋顏色清晰,頭光最里居設色為石綠色,從第二層到第fi.展分別有紅色花瓣紋紋飾,波浪紋飾,寶冠顏色已經無存。心臉部心射部顏色掉落,左肘部也掉落。手持蓮花,蓮花心已神:落。手錫和臂釧的顏色花紋清晰可見。手指和腳指飽滿,腳厚重敦實,寫實性弓裝飾性結合。裙擺角顏色掉落,只看到泥條狀的泥紋紋飾,紋飾線條靈動,重疊層次分明,很有美感。

須彌座浮雕菩薩


  左右脅侍菩薩的頭部略低于主佛,但是耳朵都比主佛的大,長。兩菩薩耳朵-直長垂到肩部,造型剛健敦厚。左右兩脅侍菩,頭戴花蔓冠,冠幘長至帔肩,肩上飾有長帶。肩上披著質地厚重的大賊…。面型敦厚,皮胺白兩,雙眼微微瞇縫,嘴角內陷,微向1:翅含笑:5。兩菩薩對面相望,眼神皆望與主佛,仿佛是純潔的少女,造像擺脫了北魏時期的秀骨清像,顯得渾厚雄健,有明顯的地域性和傳統中國文化審美風格,神態安詳,略向女性化傾向。菩薩和未成道的佛陀往往就是頭戴花冠或寶珠冠,以華麗漂亮的瓔洛束發,下著貼身長裙,上身裸露,項有項圈,臂部有釧,足配有環。拉梢寺摩崖巾的菩薩衣若要比龜茲地區的簡約些,F身系長裙,用陰刻單線條,和敷泥條來表現,顯得簡約而富有節湊感、立體感。主佛和菩薩的簡約裝束明顯受放多式造像藝術的影響。

  八、石塔中的獅子雕刻石塔佛座中獅子通高1, 80米,寬1.82米。佛座中獅子原先有九只,現在能清楚的看到五只,左邊二只,右邊兩只。中間的四只被宋代的平圓雕泥塑一佛兩菩薩覆蓋。在觀景臺上拿著望遠鏡仔細觀察,左邊的二只獅子身后隱約的露出半個獅子的義,眼睛,嘴型。今天存在的石.U獅子形態各異,有的張大嘴、有的半張嘴、有的狡牙、有的發怒、有的卷毛、存的整耳、其毛發,臉型的變化各不相同。線條簡約生動,動物毛發處理概括簡練,雕刻刀法以陰刻市井中隨處可見的平頭百姓 ( ;人物衣紋長短、起伏、深淺、聚散等變化不似盛唐剛勁飄逸,也不似南北朝佛教造像(如云岡石窟)階梯式的抽象幾何形排列,而更著重于表現現實生活中人的衣紋變化。

  大型動物浮雕佛塔底座,主佛的蓮花寶座高17米,寬17. 5米,二組動物,四層蓮瓣組合而成,如此獨具匠心的佛座,在國內佛教藝術中僅此處。

佛教石經幢佛像浮雕設計圖片


  九、石塔裝飾寓意、東西塔裝飾浮雕排列規律的不同以及內在的原因東塔賜名“鎮國”,意即鎮伏家國妖孽之邪亂而得天下太平;西塔賜名“仁壽”,意即論語中的“仁者壽”,廣施仁愛而得長壽。東塔雕刻象征著東方的娑婆世界,即指我們所生活的現實世界。

  西塔象征著西方極樂世界,也就是佛教所宣揚的西天凈土,是阿彌陀佛居住的地方。東塔浮雕是以佛教修行的五種境界即“五乘”為標準并按照人物之間“性類相近,相應對稱”的關系,兩個一對地排列在每層的八個塔壁上,組成了一幅尊卑有序、系統分明的佛教人物關系圖。西塔雖然也是五層,但與東塔相比較不如東塔那樣品級分明尊卑有序。

  如果從西方極樂世界這個概念出發尋求原因,就要排除像對待東塔那樣以分層級的認識方法,因為極樂世界眾生是平等的。西塔八個立面的每一個面象征極樂世界的一個部分,每個上面都刻有菩薩、圣僧、信士、神將。西塔浮雕體現了佛教所弘揚的眾生平等、不拘貧富尊卑,只要皈依三寶都可住十方凈土的教義。

  東塔須彌座的束腰部位,用灰綠巖雕刻釋迦牟尼本生故事、本性故事的佛轉圖。這些都是和塔身雕刻在內容上有直接聯系的。匠師們對當時人物的衣冠制度也進行了深刻入微的探究,他們運用宋代繪畫的構圖手法和表現手法象征性地表達佛教教義。

石雕須彌座雕刻效果圖 

 

   西塔須彌座反映西方極樂世界的其樂無窮,以動、植物為題材的浮雕為主,沒有佛傳故事內容。其題材以“雙獅爭球”“、二龍搶珠”為最多。

  

  結語:東西塔的塔基須彌座、塔身、塔蓋和塔剎與塔上的裝飾性浮雕一起組成了一個和諧而美觀、互相依存的建筑整體。

作者:長城石雕廠【原創】

版權屬于:http://www.9189576.live/ 山東石牌坊廠家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其他人閱讀了:



 
關鍵詞: 石塔 和佛塔 浮雕 石塔設計 佛塔制作
 

在線留言

留言內容
用戶名
聯系方式
驗證碼 
 
 

留言記錄

    暫無數據
 
 
 
nba直播免费 球迷网